推荐资讯

紫月仙子也想不出陈凡有什么反抗手段

发布时间:2018-07-04 17:04 浏览:
 徐渊高坐殿上,面色平淡,无喜无悲道。
 
    顿时,所有人的目光,全部汇聚在陈凡身上,等待他的回答。此时,陈凡若是聪明人。无论是否青木宗师,也得立刻反驳,决不能承认身份,更不能承认丹道第一的虚名。
 
    “不错,如果没别人,那我就是是你们说的青木真君,尽管我不太喜欢这个名号,太俗气了。”
 
    陈凡耸了耸肩,很随便道:“至于什么北方诸域丹道第一嘛...也没说错,若以丹术来算,整个天荒,应该比我炼丹更强了。”
 
    陈凡实话实说。
 
    但他却不知道,自己所言,是何等石破天惊。
 
    “哼!”
 
    辰焰宗师直接怒哼出来。
 
    司徒长老更是拂袖训斥:“竖子狂妄!”
 
    至于其他长老,或脸色不悦,或失望摇头,或面现怒容。许多丹盟年轻一辈,都纷纷怒喝,直言陈凡不知天高地厚。就算是当年,创造古药郡的‘古药天君’,都不敢称天荒第一!这种名号,若传出去,足以让整个丹盟都万劫不复。不少对陈凡很有好感的年轻一辈,如林梦沉等,也心下失望。
 
    司徒宸更摇头,眼露轻蔑。
 
    他从头到尾,都没把陈凡当做自己的对手。
 
    ‘太不智了。’
 
    吴青颜也秀眉轻皱。
 
    原先,吴青颜还以为,陈凡是连晋九品,所以一时被冲昏头脑。现在看来,何止冲昏啊,简直失了理智。这种话岂能随便乱说?
 
    “徐盟主,你们丹盟弟子,看来很有个性啊。”
 
    王玄风轻笑。
 
    他一双星眸注视陈凡,如芒如剑,但陈凡含笑以对,毫不在意。
 
    “此时,是徐某管教不严,让贵客见笑了。”徐盟主脸色也有些难看,他转头盯着陈凡,面色不渝道:
 
    “陈丹师,或青木真君。我不管你什么来头,又抱着何种心思。我丹盟收弟子,历来要求对盟内忠诚。像你这种,心怀鬼胎,狂妄自大、居心叵测者,恕我丹盟没法接受。”
 
    说着,徐渊轻喝:
 
    “执法长老何在?将此子逐出丹盟,废辍一切品级,收回所传丹术。并传告诸域各大丹道宗派、世家、盟会。愿天荒诸多同道,永不录用。”
 
    徐渊身为盟主,字字如铁,金口律令。
 
    执掌刑律的辰焰宗师,更踏步而出,轰然应命。
 
    徐渊每说出一个词,周围人脸色就白一分,到最后,许多年轻一辈弟子,都静若寒蝉。用无比同情、怜惜的目光,望向陈凡。
 
    逐出丹盟,收回丹术,废辍品级,再加上传道各宗。这用地球话翻译过来,就是业内彻底封杀。以后陈凡连做炼丹师的资格都没有,没有一个雇主,敢雇佣陈凡,否则就是和整个炼丹界无数丹师为敌。
 
    “太惨了。”
 
    有人摇头。
 
    “活该,谁叫他狂妄无知,敢在盟主和贵客面前放话。天荒第一,这是一个炼丹大师能说的出口的?若各大天域的同道相信了,恐怕第二天就联手杀上我古药郡,要分个高低了。”
 
    另一人冷笑。
 
    同情陈凡的,只是少部分人。大部分人,则幸灾乐祸。陈凡连晋九品,风头出尽,早就受人嫉妒,此时自然有很多人落井下石。
 
    连吴青颜,都心中轻叹,知道盟主令下,无可挽回。
 
    “陈丹师,请吧。”
 
    辰焰长老上前,面色如铁,身上带着层层威压,如怒焰闪耀。这位北荒控火第一的宗师,不仅丹道惊人,更是一位金丹后期大真君,实力强悍。
 
    “完了。”
 
    林梦沉摇头。
 
    辰焰长老亲自出手,已经无法挽回。
 
    司徒宸更转过头去,根本不再关注,在他眼里,陈凡已经是死人,至少在炼丹之道上,再无一丝前程。
 
    胡霄更眼睛眯着,全是幸灾乐祸的笑意。他对陈凡当面拒绝一事,始终耿耿于怀,这次借丹盟之手,直接铲掉陈凡,让胡霄无比得意。
 
    只有紫月仙子眉头微皱。
 
    她始终看不破陈凡,尤其对陈凡一口答出‘九曲天参’的存在,异常怀疑。但在诸多丹盟长老的逼迫下,紫月仙子也想不出,陈凡有什么反抗手段。
 
    就在辰焰长老,踏入陈凡十丈内时,陈凡忽的笑出声来。
 
    他抬头直视徐渊,平静道:
 
    “徐盟主,我此来,其实就是向你辞行,准备脱离丹盟的。”
 
    徐渊面色冷峻。
 
    司徒长老更冷笑:“现在想服软,留在丹盟已经晚了,忘记你刚才的狂妄言语了?”
 
    “服软?”陈凡微微摇头失笑:“你会错意了,丹盟在我眼中,只是蚂蚁一般。若非我不想抢取,早就踏平丹盟,将你们全部打服了。”
 
    紧接着,陈凡不管长老们脸上的怒容,和众多弟子的怒喝,继续道:
 
    “我走之前,本来是想和徐盟主做笔交易,给丹盟一场造化。但现在,我改主意了。不想就这样轻易放过你们丹盟。”
 
    “你想做什么?”徐渊面沉如水。
 
    “我和你们丹盟,比斗丹术!”
 
    “胜者生,败者死!”
 
    陈凡一字一句说出。
相关阅读